你们见过最触动人心的葬礼有多触动人心? – 杏盛注册-
最新消息:杏盛注册拥有强大的运营团队,汇集了杏盛平台注册、登录、测速、APP下载等综合平台,多年来秉承高端、安全、诚信为服务宗旨,用服务赢得信任

你们见过最触动人心的葬礼有多触动人心?

杏盛注册 [db:作者] 285浏览 0评论

网友回答:

我见过一场触动人心的葬礼,奶奶51岁、媳妇26岁、孙子4岁。这场葬礼就是为她们三代人举办的,当时参加葬礼的亲朋好友无不拭目流泪啊!

这是2019年我参加的一场葬礼,因为51岁的死者是我的隔亲小姨(我妈的堂妹)。小姨全家都在福建务工,那一天下班小姨的媳妇骑车带着小姨和孙子,三代人去菜场买晚上的菜。

在一个急弯处一辆拉沙工程车,在转弯时侧翻。刚好小姨她们骑车路过那里,侧翻的车和沙子把她们全都压在下面。最后经过一个小时把三人弄出来,当时小姨和孙子就没了生命迹象。媳妇在送往医院途中也离开了人世!

还好她们三人出事后,赔偿都还比较顺利。小姨父和表弟拿到三个人的死亡赔偿金280万左右后,将小姨她的遗体火化。表弟自己开车把小姨她们送回了老家!

我记得他们回来的那一天,亲朋好友上百人迎接小姨回来。小姨她们三代人的葬礼是隆重的,但也是一场最触动人心的葬礼啊!本是圆满的五口之家,却在这场葬礼上送走3个人。所以这场葬礼也是最伤心、最惨的一场葬礼啊!

网友回答:

同一天出大殡,三口棺材,七岁的小孩扛幡,所有的人都哭着,唢呐班最后一分钱没收,还捐了一千块。噩运有时会成串的到来。原本幸福的家庭,短短几个月分崩离析。

先是老太太突发脑溢血,住了一个多月的院,花光了所有的钱欠了不少债,乡亲们也给捐了款。

所幸救过来了。

本来,还应该再住一段时间,可实在花不起钱,决定出院回家养。

儿子去办出院手续,这边儿媳妇也收拾完东西,还要等一会儿。老太太说好长时间不洗头太痒,非让儿媳妇打点水,洗干净回家看孙子去。

拗不过老人,只得照办。

洗头要低头抬头,这么普通的动做,却出了大祸,再次出血,老太太再没起来。

发送完老太太,儿子媳妇拼命干活还债,家里有农用车,给人拉脚为生。转眼就过年了。

大年初六,风雪交加。两口子凌晨四点出门,干到下午两点,午饭没吃往回赶。

也许太累了,也许路滑,离村不远的地方,从外河堤上冲了下去,撞到树上,双双毙命。

转眼间,家中顶梁柱折了,只剩下老爷子和两孙儿,大的七岁小的五岁。

先丧偶后丧子,老爷子的腰一下就弯了,还得强撑着办丧事。

祸不单行啊。

如此惨剧,又适逢过年都闲着,乡亲们来帮忙的比任何时候都多。

有亲戚来吊丧,送走后老爷子转身回来,就在院门囗,脚下一滑摔倒了,挣扎两下没爬起来。旁边有人过来扶,老爷子半起时,身子又一软。立刻又过来两三人一起帮忙,发现已经没气了。

把老爷子灵床安顿好之后,七岁的大孙子一句话,在场的男女老少无不失声痛哭——你们都走了,我怎么办?弟弟怎么办?

七岁的小孩,翻来覆去就这么一句话,嗓子都哭哑了。

五岁的弟弟什么也不懂,就是抱着哥哥的手,谁都领不走,别人只要一接近就撕心裂肺的尖叫,连刚回家又闻讯赶来的姥姥也不行。

后来,姥姥抱着哥哥,哥哥又抱着弟弟才睡着,整整多半天,哥俩水米没沾牙。

整个丧事没花多少钱,都是乡亲们帮忙。

三口棺材,只收了个成本价,还回了几百块钱,给两个孩子。

烟酒只收了半价,肉和菜都是乡亲们的没要钱。

请来的唢呐班子,一分钱没收,还凑了一千给孩子。

每个人都尽出一分善心。

出大殡那天,弟弟发高烧半昏睡中,七岁的哥哥像提线木偶似的,机械的重复礼节。

棺材抬出时,满场哀声。

见多识广,管事的总理指挥的声音都带着哭音。

小小的孩子,那扛得动幡,两个同宗同辈的成年哥哥替他提着,仅挨着他肩头而已。

填土的时候,孩子野兽似的嚎叫,谁上前踢谁。

亲姑姑抱紧他,他疯一样咬姑姑。加上姨和舅,三人按不住他。

后来,实在没办法,总理喊过来两壮汉,狠着心抱走。

那一年,他们的庄稼都是乡亲们免费帮忙收的。平凡而善良的人们随处都有。

网友回答:

一个月前,村里的一对年轻夫妻双双落水遇难,他们两个人的葬礼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伤心落泪。

陈斌与杨颖结婚才五年,唯一的女儿才四岁,他们与父母住在一起,白天陈斌夫妻俩人在离家几十公里的一家鞋厂上班,下班了后陈斌开车带杨颖一起回家。

陈斌与杨颖的女儿佳佳就读幼儿园中班,小家伙聪明伶俐,很是黏人,每天早上与爸爸妈妈一同出门,陈斌把女儿送到学校后再回工厂上班,因为时间段与地点与夫妻俩人上班没有摩擦,所以夫妻俩人每天早上会送女儿上学,下午放学校车送回家,每次佳佳都会对爸爸妈妈说再见,下班后夫妻俩人也会赶回家陪女儿。

陈斌与杨颖不管是刮风下雨,他们每天都开车回家,从不在厂里睡。

主要家里有可爱的女儿等着他们回家,再就是陈斌的爸爸身体不好,长期卧床不起,每晚要做康复,陈斌下班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给父亲按摩,希望父亲能下地走路,这样母亲也稍微轻松些。

陈斌与杨颖选择在离家几十公里的工厂上班,放弃了刚结婚时在广东一家有名的工厂的待遇,完全是为了这个家,早晚能陪着女儿与父母,这是陈斌与杨颖真正需要的生活。

白天在鞋厂上班,真的是很累,谁都知道这家鞋厂休息时间少,员工们都是敢怒不敢言,为了生活不得不在这个厂里上班,有许多人还是选择离厂。

陈斌与杨颖不是没想过离开这家鞋厂,但他们也知道,离开后附近没有比这家鞋厂工资更高的,累是累了点,但他们还年轻,能挺住,当别人邀他们离厂时,陈斌与杨颖还是选择继续留在鞋厂。

日子每天就那么千偏一律的过着。

陈斌的父亲双腿多少有了知觉,虽然还不能下地走路,但他自己在床上能弯曲,以前是一动也不能动,如果再努力坚持,相信他会慢慢好起来,一定能再学会走路。

佳佳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家里,从没让人操心过,小小年纪特别懂事听话,老师与同学们都喜欢她,陈斌与杨颖更是对这个女儿疼爱有加。

这一天,陈斌与杨颖在晚上七点钟下班后,(那天加班了)陈斌照样开车带杨颖回家。

与平时一样,陈斌开车都是中速,杨颖坐在副驾驶,看上去她今天很累了,系上安全带后,杨颖就靠在座椅上眯起眼来了。

陈斌选了平时听的音乐,用心开车回家。

在开到离家还有十来里的路段时,要上一座桥,桥的周围都有桥墩,陈斌不知怎么碰到桥墩,然后车子失控掉下水了。

事故发生时,由于是在晚上,抢救也不是很到位,等把人救上来时,陈斌与杨颖早没有了生命气息。

当陈斌与杨颖遇难遗体被送到家里时,陈斌的母亲牵着佳佳的手在门外焦急的望着儿子与媳妇回家的方向,祖孙两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。

母亲扑在儿子儿媳身上痛哭,佳佳跪在陈斌与杨颖遗体旁边,哭喊着要爸爸妈妈起来,怎么睡在门板上,佳佳用小手摇爸爸妈妈的手,轻轻拍打爸爸妈妈的脸,可是不管佳佳怎么拨弄,陈斌与杨颖就那么安静的躺在门板上。

佳佳似乎明白了什么,哇哇大哭起来。

村里人闻讯赶过来帮着料理陈斌与杨颖的后事。

村里派人买来两口棺材,给陈斌与杨颖洗漱后换好衣服后,把他们各自送进棺材里。

陈斌的父亲从床上爬到儿子儿媳的棺材边,可怜的老人在儿子儿媳的棺材边坐了两天,不吃不喝,默默的流眼泪。

陈斌的母亲哭干了眼泪,声音也哭哑了,佳佳一步也没离开奶奶,奶奶哭她也哭,在场的人看到小佳佳批麻带孝,给陈斌两口子操度时,佳佳的举动让人心酸,每个人都抹眼泪。

堂屋里停放着两口棺材,这真是很悲惨的。

操度两天后,村里人抬上两口棺材送上山要把陈斌杨颖入土为安了。

佳佳抱着父母的遗像,脸上满是泪水,被亲戚扶着一步一步往山上走。

小佳佳这几天几夜没有上床睡觉,在这几天里她待在父母的棺材边,硬是累了困了就被奶奶或者亲戚抱着,想把她放到床上,佳佳马上就不干了,哭闹着要在爸爸妈妈身边。

陈斌与杨颖入土为安了。

陈斌的父母一夜之间苍老了好多,本来陈斌父亲的身体就不好,这下受到这么大的打击,竟然大小便失禁,陈斌母亲把老伴送进医院,请亲戚到医院照顾他。

佳佳需要上学,家里需要人,陈斌母亲强忍住悲痛,安抚好佳佳的情绪,让佳佳去学校上课。

佳佳在学校再也没有了笑声,就是完全变了一个样。

学校老师很重视佳佳的情绪,每天带佳佳与同学们玩游戏,给她讲故事,有个幼师还把佳佳接到她家里,与自己的女儿同吃同睡,这样还蛮有效果,佳佳虽然不如以前那么开朗,但总的来说也能让所有人放下心来。

这是发生在我村里的一件真人真事,现在陈斌的父亲从医院回来了,再也没有好转,每天靠药物维持生命,陈斌母亲既要照顾老伴,又要照顾佳佳,老人每天忙忙碌碌,看着让人心疼。

村里给一家三口办了低保,每个月给他们一点生活费,村里有爱心人士也会帮助他们,相信他们的日子会过的好好的。

网友回答:

姨妈的葬礼任谁看了都忍不住落泪。

姨妈是我老公的亲姨妈,十多年前得了红斑狼疮,她和姨父都是普通的农民,自从她得了这个病就没法再干活,里里外外都指望姨父一个人。地里的收入本来就不高,为了给姨妈看病拿药,姨父每天忙完自己地里的活还去给别人家打工,即便如此,日子还是过得格外艰难,姨父早早地就累弯了腰,头发也白了一大半。

姨妈从得了这个病后一共犯过三次,五年前是第二次进抢救室,姨父当时为了凑医药费,咬牙把他们的老宅卖了,姨妈虽然被救回来了,可他们却连个窝都没了,只能借住在村里别人家废弃的两间老年房里。

这次是第三次,医生问姨父还要不要救姨妈,姨父说不用了。

12月10号那天早上,姨妈起床后觉得不太舒服,量了下体温,有点发烧,然后去了医院,到了医院人就已经呼吸困难。

医生给姨父简单说了几句,大体的意思就是姨妈的情况不太好,问他还要不要坚持抢救。姨妈冲他摇了摇头,他瞬间像是苍老了好几岁,嘴里艰难地蹦出了两个字:“不救。”

姨妈戴着氧气罩感觉舒服了一些,姨父想带她回家,他说反正人已经快不行了,住在医院里每天还要白白搭上很多钱。他们的儿子,也就是老公的表弟说:“爸,我妈在医院吸着氧能多活一天是一天,如果回了家,那她很快就不行了,你不能对她这么残忍……”表弟说着就哭出了声。

可姨父似乎下定了决心,他连看都没有看表弟一眼,直接去找了护士。护士把氧气罩给姨妈摘了下来,表弟在旁边阻拦,可姨父狠狠地把表弟推到了一边,然后抱起姨妈就走了。

可是当天下午他们就又回了医院。

借给他们房子住的那个邻居知道姨妈快不行了后就找到了姨父,隐晦地给姨父说不希望姨妈死在他们房子里。姨父又去找了他亲哥哥,想把姨妈放在他哥家,他哥哥同意了,但他嫂子不同意。无奈之下,他只能又带着姨妈回了医院。

姨妈经过这番折腾,眼神已经开始涣散,嘴里时不时地说几句胡话。

表弟的老板不停地给他打电话说有急事,催着他赶快回去上班,姨父让表弟先去忙,说如果姨妈真不行了再叫他回来。

姨父和他妹妹在医院里守着姨妈,我婆婆也过去陪了两天。他们本以为姨妈最多能再撑个一天或是两天,可姨妈却硬生生坚持了四天。这四天她从未清醒过,虽然有时候是睁着眼睛,但是别人和她说话她听不见,嘴里偶尔蹦出几个字,好像是在叫表弟的名字,但如果问她说的什么,她就又不说了。

表弟是在他们邻县工作,来回要坐好几个小时的公交车,非常不方便。姨父给他打电话说姨妈的状态很稳定,让他不用担心。他一直忙了三天,直到第四天才抽出空来去医院看姨妈。

他刚走进病房,姨妈就跟精神突然好了很多一样,冲他挥着手说:“我没事,我好着呢,你不用担心,你快走,快忙你的去吧。”

姨妈说完这番话没一会就开始大口喘气,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,这几天她吊着一口气应该是等着看她儿子最后一眼,看完最后一眼,心思了了也就可以放心的走了。

姨父掏出手机给亲戚们打电话,他最先给我婆婆打的,他说:“你姐快不行了,你们别来医院了,直接去殡仪馆吧。”

他们那边的习俗是,人去世后,至亲的人要跟着一起去火葬场。

姨父通知别人的时候也都是这么说的,大家都对他有些不满,认为姨妈还没咽气,他就开始通知家里人去殡仪馆,就跟巴不得让姨妈赶快走一样。尤其是婆婆和我老公的姥姥、姥爷,听姨父这么说又是伤心又是生气。

火化完后,定好了出殡的日子,从哪里发殡成了问题。

从他们家里肯定是不行,房子是借住的别人的,房主不同意,从姨父的哥哥家也不行,姨父的嫂子不同意。从娘家人这边出殡也于理不合,我婆婆说:“实在不行就从殡仪馆里办吧。”

姨父立马否决了。“不行,从殡仪馆里举行花的钱太多了,我手里没有钱。”

姨父之前的一些行为已经让家里人很不满,他这么说更是让人寒心至极。老公的舅舅说:“这钱不用你出,我们姐弟几个出,我姐生前受的罪已经够多了,我们怎么也得让她风风光光地走。”

“我不同意,就是你们出钱我也不同意,这些年我们承你们的情已经够多了,我不想你姐都走了,我还要再继续欠你们的人情。人都没了,风光不风光的无所谓,是那么回事就行。我是她丈夫,这事我说了算,你们不用再管了。”

很快姨父就找好了地方,他找的地方竟然是一个半山腰上的小土屋。

也不算是土屋,是用大石块垒的一个都没有两米高的石屋,里面空间非常狭小,仅够放一张小床。这个屋子是以前看山人住的,后来山成了荒山,屋子也就废弃了,慢慢地,它变成了一个临时厕所。

虽然反复打扫了好几遍,可里面还是有一股难闻的气味。老公的舅舅气得二话没说上去就捅了姨父一拳,舅舅力气很大,姨父又比较瘦小,他直接就摔在了地上。

“这些年我姐看病虽然花了不少钱,但她怎么说也给你生了个儿子,你怎么能这么对她,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良心?”

没有人去扶姨父,所有人都在冷冰冰地看着他,包括他的儿子。他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爬起来,原本就有些弯的腰显得更弯了。

“这是我们家的事,不用你们管,这事我说了算。”说完他就一瘸一拐地走了。舅舅气得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朝他扔了过去,扔在他的后背上,他停顿了一下,然后又头也不回地继续向前走去。

第二天就是葬礼,来参加葬礼的人没有一个不对姨父指指点点,都说夫妻一场,他的做法实在让人寒心。表弟跪在石屋前面,眼泪就从来没停过,而姨父这边站一会,那边站一会,脸上竟然一点悲伤的表情都没有。本应该是别人来安慰他,可他反而还去安慰别人,给别人说姨妈这是解脱了,应该替姨妈开心。

老公的姥姥和姥爷都已经快八十岁了,他们是真正的白发人送黑发人。姥姥还好,什么都看得比较开,她的眼圈虽然泛红,但没有让眼泪流出来。姥爷不行,他即便是极力控制,可泪水还是不停地往下流,手哆哆嗦嗦地都拿不稳东西,嘴唇也是一直在颤抖。

葬礼正式开始的时候,姥爷再也忍不住,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声哭喊:“我的闺女啊,你怎么不等等我和你娘啊……”

真正让人心酸而又震撼的还在后面。

按他们那的风俗,姨父作为姨妈的丈夫,本不用跟着去送葬,可举行完仪式开始送葬的时候,姨父竟然脱下了鞋子,他的脚上没有穿袜子,就赤着一双脚,跟在整个队伍的最后面。他走上几步就跪下磕个头,嘴巴一张一合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。

山是荒山,没有什么台阶,从半山腰上往下走,脚底下都是一些乱石,里面夹杂着掉落的松针,有的地方还有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碎玻璃。姨父的脚很快就破了,头也磕破了,可他就像没有知觉一样,仍旧是走上几步就跪下磕个头。一开始还没有流泪,后来哭的声音越来越大,我们也终于听清了他嘴里说的是什么。他说:“我没有救你,我对不起你……”

如果说婆婆他们一开始对姨父还有不满和怨恨,可在看到姨父的行为后,又开始变得心疼和心酸。有人把自己的鞋脱下来给姨父,还有人给姨父找了一双袜子,可姨父统统拒绝了,他什么都没说,就是木然地跪下磕头,然后再爬起来往前走,额头和脚底都让人不敢直视。

脚底的疼痛让他走得越来越慢,虽然前面的人已经刻意放慢了速度,可他还是被我们落下得越来越远,舅舅实在不忍心,让我老公另外找了个小伙子,两个人架着姨父在后面走。

到姨妈下葬的时候,姨父跪在一个角落里,不停地磕头,嘴上不停地说着对不起,表弟过去使劲抱住他,不让他再继续磕,父子两个人抱头痛哭。

虽然我参加葬礼的次数不多,但姨妈的葬礼是我参加的所有葬礼中最触动人心的,在场的人都深深体会到了姨父的那种无奈、心酸和悲痛。

葬礼结束后,姨父是被人抬回去的。

隔天,一家人对姨父放心不下,一起去了姨父家。姨父本来躺在床上,见到姥姥姥爷就从床上下来,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。

“爹,娘,我对不起你们,可我不是不想救,而是实在是没钱救……”

其实大家都很清楚,这次就是救也不一定能把姨妈救回来。姥爷又哭了起来。“你没钱给我们说,我们老两口就算没钱也会想办法帮。”

“你们年纪这么大了,弟弟家、妹妹家,谁家没帮过我们?我哪有脸再对你们张这个口。爹,娘,我说句实话,你们别怪我,伺候了这么多年,我累了,真的累了。”姨父说完又呜呜哭了起来,这些年来,他确实是受了太多的委屈。

又要给姨妈治病,又要供儿子读书,每天干十几个小时的农活。冬天地里没啥活的时候,别人还能休息几天,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没有闲着过一天。他多想停下来休息一天,多想一觉睡到自然醒,多想自己干活干累了的时候,能有人替他分担一点,可是不行,没有人。姨妈身体好的时候最多能给他做个饭,身体不好的时候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自己一个人。

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长时间没尝过肉的滋味了,姨妈需要营养,他偶尔买点肉都是留给姨妈吃,实在馋得厉害就用馍蘸菜汤吃。别人去他们家的时候偶尔送他们一只鸡,他连一口鸡汤都不舍得喝。一个大男人被生活难为的不知道悄悄掉了多少次眼泪。

他真的累了,太累了。

姨父迫切地想结束这种日子,姨妈又何尝不是呢。她这种病,连太阳都不能晒,日日承受着身体上的不适,还要强颜欢笑。如果不是因为牵挂着儿子,她应该早就选择去了吧。

“我们不怪你,这么些年,你尽力了,她解脱了,你也解脱了,以后不用再那么苦了。”姥爷把姨父扶了起来,拍了拍他的肩,转身走了出去。他的背影透着一种难言的凄凉和哀伤。

现在回想起来姨妈的葬礼我仍旧是触动不已,心疼姨妈,也心疼姨父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姨父心里的自责感可能会越来越强烈。他说的“不救”这两个字永远压在他的心头,让他想起来就会觉得愧对姨妈。

谁能体会到他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内心到底有多纠结和痛苦,应该没有人可以做到感同身受吧。可是,我们深深地理解他的不易和委屈。他没有做错什么,换成别人不一定会比他做得更好,如果非要说他错了,那他可能错在面对责任没有选择逃避,而是选择了承担。

不是说只有风光的葬礼才能撼动人心,姨妈的葬礼虽然寒酸,但所有参加她的葬礼的人一定会把那天的场景铭记在心。

姨父是个好人,没了羁绊,希望他余生可以活得轻松、自在。

网友回答:

邻居家有人去世了,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起死了三个人,两个50多岁的老人还有他们8岁的大孙女。

两口子两人特别能干,早年起早贪黑的在市场上卖菜,挣了点钱就开始在商贸城买了一个摊位,一天能挣200块钱。那是9几年的时候,所以说非常挣钱,大家都知道他家有钱。

两口子特别惯儿子,把儿子惯坏了。不好好上学,在学校为了小女友,整天和别人争风吃醋,把一个男生的腿打折了,学校要开除他。李叔害怕了,到处求爷爷 告奶奶的,花了不少钱给那个男生看病,接到家里养伤。

儿子初中毕业,非让他爸拿十万块钱和小女友一起开饭店,饭店开了一年赔了个精光。小两口打架,把女的手给砍断了去哈尔滨治疗的又花了不少钱。两个人分手了,大儿子出去打工又带回来一个女的,这个女的生下了一个女孩子,生完孩子没多久把孩子放下就走了,再也没有回来。

手里的钱让儿子挥霍的差不多了,又要照顾小孙女,就在家门口摆了一个买瓜子花生的小摊,在家里面炒瓜子花生卖。就这样过了好几年,小孙女也成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。

那年冬天有点冷,两口子卖完货早早的就睡觉了,没有想到压着煤的炉子又着火了,冒出来的煤气把他们三口人都熏死了。

葬礼上儿子哭的稀里哗啦,说自己对不起爸爸妈妈,对不起孩子,可有什么用呢!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。

网友回答:

我叔叔父子俩同时下葬,人是最大的悲痛莫过于此!这是我几十年来以来经见过最让人痛心的事。

这不是故事,是我们一个远方亲戚家发生的事情。

在一个风雨交加的上午,我正准备吃早饭,忽然老父亲从外面回到家,告诉我说,有人在河边发现了一具尸体,这个遗体按辈分我叫爷爷(远房)。从表面上看,就像是在掉在河里淹死的。但是他说,这个爷爷脖子上有明显的勒痕,而且身上有被擦伤的痕迹,而且公路距离他被淹的地方,还有几百米,按理说不应该是不小心掉进去淹死的,最重要的是,那条河很小,水也很浅,最深的地方不足50公分。所以淹死的可能性不大。

但是那个地方,周围全是很大的柳树,非常隐蔽,据他们推测,很可能是被人杀了,然后抛尸。

家属(他儿子)就报了警,说他父亲被杀了。

很快,警察赶到,同时赶到的还有验尸的医生。现场现场拍照,取证,将尸体运回家里,警察首先是对家属进行询问,然后采取逐家排查取证。

根据初步的验尸报告,老人确实是被人勒死后抛尸。不是自杀。

当然,在我们看来,自己家的亲人肯定是没有作案的可能的。于是我们大家都在猜测,到底是谁下了如此狠手?

下面我要交代一下这个老人的情况!

这个老人,年轻时就不受人待见,吃喝嫖赌,不管家里,包括孩子。甚至将家里能卖的都卖了,出去鬼混。当孩子长大后,也就起了怨恨,对老人自然也不管不顾。年轻时尚可以出去弄口吃的,不至于饿死,但是年龄越来越大,找不到吃了的。于是就跟自己一个远方侄女混在一起,这个侄女是个迷信信徒,靠着坑蒙挂骗,给被人讲迷信治病。家人知道后,彻底将他赶出了家门。

后来听说老人云游四方了,再也没看见这两个人。

再后来,老人出现在据我们不远的一个土地庙里,出了家,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俗家弟子。到处替人看风水,治病蒙人挣钱。

偶尔,这个老人会回家看看,毕竟几十年了,随着年龄的增长,对老人的怨恨也有所化解。有时候老人也会回家帮儿子种种庄稼,但是更多的时候,是回家蹭饭。

当然,至于他们的关系到底怎么样,我们也无从得知。

尽管如此,村民还是不愿意吧作案凶手往他们家人身上联系。但是,这个老人一直在外,跟本村的人断绝了来往,而且他当年勾搭的侄女,家属年长的已经死亡。年轻的都在外地安了家。几乎没有作案的可能。

那么,凶手到底是谁呢?

最后,警察还是将目标锁定在家人身上,可是他们一大家子人,都有不在场的证据,也没有作案的动机。

他的儿子表现的更是悲痛并且镇定。

但是,既然报了案,那肯定得有结果啊。

警察轮番盘问家里的每一个人,寻找每一条线索。正当大家把目光转移到他儿子身上的时候,大家也分析的有理有据,合情合理。

第二天,村里人在地里干活的时候,在一个水塘边又发现了一具尸体,这不是别人,正是老人的大儿子。

这一下,全村都震惊了。一个家庭,两父子相差两天双双去世。这对于任何一个家庭来说,都是致命的打击。

但是,现在案子成了悬案。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老人就是他大儿子杀得,但是大儿子自杀,却又很明显是畏罪自杀的。

因为据警察说,最后的询问中,大儿子明显有点神色慌张,但是却没有承认。

时间过去了五天了,尽管是秋天,但是尸体出现了腐烂的迹象。最后他们一家经过商量,打算撤案,将老人下葬了。

在下葬的当天,下起了瓢泼大雨。俗话说秋雨绵绵,我从未见过秋天会有那么大的雨。

村里的人全部去帮忙了,抬棺的抬棺,扛花圈的扛花圈,一路上两幅棺材一前一后,每个人都很悲痛,大家强忍着泪水,他的儿孙,哭的是响天彻底。

父子俩安葬了,但是却给好奇心强烈的村民们留下了遗憾:那就是到底老人是怎么去世的?是不是他儿子杀的?

真相可能只有他们家人知道,可能只有去世的两父子知道。

每次回家都会经过他们的坟前,都会想起这件事。倒不是因为好奇,只是觉得人生无常,我们应该过好生活中的每一天,应该珍惜每一个活着的人!

这就是我看见过最触目惊心的葬礼!

感谢阅读!

网友回答:

80年代,坐标,黑龙江密山县金沙农场某连队。

连队有个大酒鬼叫二五子,顾名思义,这个人比较虎,一喝酒说话没有把门的。

二五子是跟着哪个人,当年从山东逃荒来得到东北的。是谁我也不清楚,那时候我还没出生。

他管连队的岁数大的叫大婶子大叔。

其实他和我家连队的人家,貌似都没有什么血缘关系,爸爸说,他和咱们连队的山东老乡,都不是一个枝儿的,到现在,我也没明白一个枝儿的是什么意思。

二五子是从山东闯东北当中,混得最差劲的一个。

很多当年和我父母一起来东北的晚辈,都已经混出了模样,可二五子开了个肉铺,也不正经干,成了大酒鬼,成天打媳妇。

二五子有个嗜好,就是谁家有婚丧嫁娶,他就去凑热闹,随礼也是随最少的礼金,然后在人家大吃大喝。然后,喝醉了大闹现场。

因此,连队里办事的人家都怕他,都基本躲着他,惹他犯不上,惹也惹不起。

有点办事的,都怕他出席,甚至,有在办事的,提前就把做好的饭菜和烟酒,端到了他的肉铺:您先尝尝鲜,明天可能位置不太够!

二五子也倒是脑子笨拙,笑呵呵:好,俺就委屈了自己,给你割一块猪肉,就算是随礼了。

这一天,连队里的连长徐老大给老妈妈办丧宴。

一大早,特意打发会计孔老三给二五子提前送酒席,送烟酒,并婉转叮嘱:明天的酒席上,位置可能不太够,先把老住户给安顿一下,别挑理!

噢,这饭菜不孬!二五子眼皮喝得直耷拉,笨拙地下炕,翻弄着盘子:咱连队,谁没了!

大奶奶!

一大早上二五子就已经喝潮了,眼睛充满了血丝:谁!大奶奶没了!(我们管连长的妈妈叫大奶奶,连队岁数最大的一个老人)啥时候的事!

原本,会计孔老大三搁下饭菜和烟酒就准备撂干子。就怕这个酒蒙子,拿自己难缠。

千叶个夜里!

啥,千叶个夜里!怎么才通知俺!二五子的表情,搞得自己像连队领导成员似的。

孔老三愣了一下:奥奥,来得突然!

来得突然,恁怎么知道!俺怎么知不道!瞧不起俺!

不,哪能呢!人家连长还说,有时间单独来请你呢!

哪敢嫩好!你回去忙吧!

中午,宴席开席,连队的大礼堂挤满了连队的男女老少。

稀稀拉拉的,还有个腿脚不好的王干娘(连队出名的媒婆子),颤颤巍巍地,被晚辈们搀扶着:啧啧啧!恁看看!恁看看!俺老姐姐咋说没就没了呢!一步一扎外,然后眼泪霹雳啪的。

连长徐老大站在大礼堂门口,带着个黑箍,深深的哈腰:老祖,老祖,俺不孝顺……

王干娘杵着拐棍,杵的地上直冒青烟:后生!怎么不招呼俺哩!

徐老大赶紧更深深的哈腰,点头赔不是:老祖,俺不是寻思你身子骨弱……

丧天理!伤天理!俺老姐姐的葬礼,俺怎能不来!你这个畜生!然后一拐棍杵在徐老大的身上。

徐老大马上推开王干娘的晚辈,自己亲自上前搀扶,小步挪动。

礼堂里的大人们纷纷站起来,出来迎接。王俺娘:你们都坐吧,也不是迎接新娘子!

人都坐齐了,徐老大代表徐氏家族讲话:俺娘前夜个……

这时候,二五子拎着酒瓶子晃晃当当的,砸门进来了,铁青着脸,面色极为难看:谁呀,这是谁呀,是不是俺大奶奶的酒席!

整个屋子都惊了,鸦雀无声。

谁都知道,二五子一出现,准没啥好事,而且,今天是大奶奶的葬礼,怕是会出什么事端。

徐老大赶紧使眼色,一帮壮劳力赶紧把二五子围了起来,像抬花轿一样……

你们干什么!是不是让俺发火!

给这个后生放下!王干娘一声吼。

二五子被放下赶紧冲过来,跪下,扶在王干娘的膝盖上:干娘!恁老人家在,恁给评评理,俺来对不对啊!

王干娘眼泪噼里啪啦的,砸在二五子的脑袋上:俺的孩,咋不对哩,今夜个不来,啥时候来!

二五子忽然腰板子硬了,站起来拎着半瓶北大荒,奔向徐老大。

徐老大前面打着纸张,哆哆嗦嗦。

老大,你说句良心话,是不是俺是外乡人,恁看不起俺,不让俺来!

徐老大哆哆嗦嗦:哪里,哪里,俺大兄弟……

你是不是怕俺随不起礼份子!嫌弃俺穷!

大兄弟,哪里的话!

那是怕俺作妖喽!

徐老大低着头,不吱声。

俺能不能说两句!二五子眼睛布满血丝,脖子冒青筋,嘴里吐白沫,很明显情绪已经到了极致。

徐老大瞅着前面就坐的王干娘。

王干娘:让着后生说两句,不害事的!

徐老大把话筒递给二五子。

二五子一把推开:俺用不着!各位大娘,大爷,各位邻书居!俺不该来,俺不该来!

他徐老大不让俺来。俺晌午,蹲在家里寻思了半天,俺该不该来,俺今天该来!

死的人是谁呀!俺大奶奶!

邻书居!俺二五子这辈子没服气过人,俺大奶奶没了,让俺心里不是滋味啊!

二五子拼命地捶打着自己的胸口:凭良心,问问王干娘!俺说的是不是大实话!俺对天发誓,俺今天必须来!

俺还记得,俺刚来到东北,住在没人要的破房子里,吃不饱饭,俺念不起书,俺跑山上放牛,俺大奶奶那时候是教员,在学校教书。

俺成天趴着学校窗户,看他们在教室里吃肉包子,邻书居们,那时候俺饿啊!

俺大奶奶给俺拿出两个包子,俺不感接,俺大奶奶硬是给俺拽了进去,老少爷们啊!那时候是寒冬腊月,俺冻得哆哆嗦嗦,手都不好使了。

俺大奶奶在炉子上,给俺烤鞋子。

二五子眼睛涨红:徐老大,你没资格在俺面前摆谱!俺大奶奶那时候给俺抱到你家炕上,给俺洗衣服的时候,你还没出生!

俺大奶奶那时候心疼俺,说叫俺一边放牛一遍识字,还给俺买了方格本子!俺不争气,后来在学校坐不住,就跑到山上去了。

俺大奶奶怕冬天俺冻死,找了俺半宿!

伤天理啊!俺大奶奶的葬礼,俺不来,你让俺的良心往哪里揣啊!徐老大!

是,俺没出息,俺混的狗屁不是,那不是俺大奶奶吗!要是你,你八抬大轿俺也不来!

俺欠俺大奶奶的!

那时候,俺大奶把俺找回来,问俺为什么不读书!

俺要是不念几年书,俺能开肉铺,俺能说上媳妇!你说是不是王干娘!

徐老大,你记住了,俺大奶奶出殡你没叫上俺,你记住了,俺没给俺大奶奶磕头,你这个仇,俺是记住了!

俺特么啥也不是,俺昧良心,你……

然后,二五子扑进王干娘的怀里,跪下嚎啕大哭:俺的大奶奶诶,俺还没给你磕头哩!

王干娘抚摸着二五子的脑袋:后生,俺咋不记得哩,当年,闹饥荒,要不是你大奶奶,给你抱到她家养活了半年,你那时候早就饿死了。

啊……干娘别说了,恁让俺咋活啊!俺报答不了她,俺连个头都没捞着磕!

二五子跪在王干娘的脚底下,哭得浑身发抖。

网友回答:

我见过最触动人心的葬礼是我公公的,最触动的应该是我自己的心!

活了几十年,就参加过两次葬礼,一次是我公公的,一次是我父亲的一个老战友的。

父亲的老战友的就是现在最普通的仪式,除了心情难过也没什么好触动的,下面重点说说我公公的。

十几年前的夏天,74岁的公公查出了肺癌,老公赶紧回去带着公公去了湘雅医院,医生给出的结果是已无法手术,回去想吃点啥就吃点啥吧。

十一黄金周,我们一家三口又回去陪了老人家几天,这次也是见公公的最后一面。

我们回来没多久,农历的九月初九重阳节,下午四点多钟,老公正在出差去机场的路上,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,说公公快不行了。

老公就赶紧返回来接上我和儿子又往机场赶,我们能赶上的最早航班是晚上八点多的,降落已是晚上十点多,到老公家还有三个小时的车程。

非常感谢老公的朋友凌晨一点多把我们送到村口,老公大哥已和几个人在那里等候。

我们一下车,等候的人便拿出三根草绳给我们系在了腰上。

远远地就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哭声,到家一看,其它人都还算平静,哭声主要来自婆婆,看到我们进门,婆婆哭得更伤心了!

我们回来没一会,便开始给公公入殓(之前可能是在等我们回来)。

不知道他们是什么风俗,棺材里放满了白色粉沫样的东西(老公后来告诉我是石灰),人除了头部露在外面,身体都埋在石灰里面。

然后就是让儿女们按长幼在旁边磕头后再把一杯酒倒进老人家嘴里[恐惧]

老公知道我胆子小又是外乡人,就提出来他替我完成,被乡亲们拒绝了[大哭]

最后他们让我那只有几岁的孩子也进行这一系列操作时,我真的快发彪了,做为一个老母亲,我可以承受一切,但请放过我的孩子。

最后还是老公代替我孩子完成的。

公公在家里停了差不多一周时间,期间的习俗礼节不记其数。

比如有人来了,就要全体出去磕头啊;每到饭点都要全体磕头请公公来吃饭啊;不能洗脸刷牙啊;不能睡觉啊等等;因为时间久远还有好多都不记得了。

就这样我们都披麻戴孝腰系草绳地坚持了近一周。

这期间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不让睡觉,白天晚上的都不让睡。

像我这种号称能熬夜的人,最后感觉站着都能睡着了。我那幼小的孩子,是不可能熬的住的,但也是衣不解带腰系草绳地睡了一周。

让我感触最深的还是出殡那天。

其实公公就葬在了离家几百米远的左侧,但按风俗不能直接过去,要从右边绕一个大圈才行。

他们那里属于丘陵地区,不是上坡就是下坡,几乎没有一条平直路。更何况老公家右边只有一条在山壁上挖出的三四十公分的小路,大概有一公里的样子。

小路的右边是山,左边是十几米深的悬崖。虽然前一天派人又把路挖了挖平了平,但做为在平原地区长大的我还是非常担心。那么窄的路平时对面来人都要找个稍宽的地方避一避,怎么可能抬着棺材走呢?

出殡的时候,老公大哥和他儿子,还有老公走在最前面,我们这些女人和孩子走在后面。

当时几人抬的我也没顾得看,当他们在院坝平地喊着号子抬起的那一刻,都感觉非常吃力,毕竟里面还有那么多石灰啊!

走在那段小路上有多么的吃力我真的形容不出来,反正他们一路都喊着号子吃力前行,裤脚都高高卷起,脚上的解放鞋陷入泥中,小腿上的肌肉紧绷,青筋凸起,走不了多远就要换一下人,换人时也不能让棺材落地,还要防止一不留神就会滑下悬崖。

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想像到那种艰难,我因为读书少真的形容不出来,就感觉他们比课本上学的纤夫还要难。

快到目的地的时候,要上一个大斜坡,路虽然还算宽,但因为坡度较大,抬棺的人们力气也耗的差不多了,试了几次都没有冲上去。

这时候走在前面的老公一直跪在地上给大家磕头,我因为语言不通,也急得让老公的侄女告诉他爸和他弟也赶紧跪下磕头,她告诉我他们抱的是祖宗的排位不能磕。

因为我啥也不懂,要不是大家拉着,我已经冲到前面跟老公一块跪着去了。我真害怕他们说抬不动不抬了,当时留的眼泪应该有很大一部分是急出来的[捂脸]

后来跟老公说起,他说乡亲们不会那样做,大家家里都有老人,都是互相帮忙,也不用给什么钱,最多给两盒烟和一双解放鞋,再就是招待几天饭。

记得出殡的前一天,饭菜中居然出现了甲鱼,这在老公家乡是从来没发生过的,婆婆认为主事的人乱花钱,一直在念叨不停。

看到后来抬棺的艰辛,我觉得吃顿甲鱼真的不为过!

这些东西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出来,请大家不要骂我哦。

网友回答:

2013年7月下旬,在县城高速公路出口处西边的一块荒地里,搭起了一座灵棚。在灵棚的东西两边,摆满了人们送来的花圈和各种挽联。灵棚中,一具漆成黄色的棺材旁不远处,还有一具小孩的遗体。
从遗像上看,死者颇为年轻,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样子。而棺材的尾部,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,全身带孝,双眼红肿,跪在地上。嘶哑的嗓音勉强能让人听出是在哭着喊爸爸……
路过的人们纷纷驻足观看,打听情况。对如此幼小的孩子如此悲痛,深感同情。好多人听到事情的原委后,也是挥泪不止。
据知情人讲,就在前天下午,因为天气闷热,空气中仿佛能拧岀水来似的,让人感到不舒服。小胡(死者)就带着5岁的儿子和8岁的女儿,到离城不远的一座水库边纳凉。
水库面积不大,库容大概是800万立方米,控制流域面积约为300平方公里,当时候的平均水深为5米左右的样子。
水库里面有网箱养殖的鱼类。因此水边有不少小鱼在游弋。一个没注意,小胡5岁的儿子就被水里的小鱼吸引,到水边逮鱼去了。等到有人惊呼“小孩落水了”之后,小胡才发现落水的是自己的儿子!
他救子心切,不顾自己不会游泳的事实,连衣服都没有脱,就下水救儿子去了。
父子俩在水中几经沉浮,终因无人伸以援手,几分钟后双双沉底。待消防官兵闻讯赶来,把父子俩人从水底捞出来时,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以后的事了。
十几分钟的时间,一家人就阴阳两隔。灵棚内,小胡的女儿声嘶力竭——她从出事的时候就痛哭不止,除了哭晕过去,醒过来就是嚎啕大哭。谁也劝不住……
灵棚外,她的爷爷老胡隔着一条马路,趴在一株洋槐树下放声大哭:接到噩耗的时候,还以为只是儿子岀了事。等到今天儿子要出殡时,才从路人的口中,得知孙子也同时离世了!老人受不了这样的双重打击,当即哭晕在地上了。人们掐着人中、合谷穴,掐醒了他,他坚持要看看心爱的孙子的遗体,不相信前天上午还在他怀里撒娇的孙子,就这么走了……
不一会儿,有人告诉他不敢哭了!老伴儿在家里也听到了孙子也走了的消息,晕倒在街门口了……老胡一听,又顿足捶胸,大声嚎哭起来了。
旁观者中,老年妇女们感同身受,同时也觉得这家人真的是太惨了。纷纷抹泪流涕。而带着孙子们溜弯儿的男人们,则一边长吁短叹,一边悄悄地背转身,掏出手绢来抹泪。
灵棚里的小女孩儿,又哭晕过去了。旁边帮忙的人赶紧抱着她,去找医生。人们都在伤感之余,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纷纷摇头叹气,洒泪离开了现场……

网友回答:

妈呀,随着一声凄惨的哭声,两个儿子爬在刚埋好的坟头上长哭不起,天地谓之动容。

我们村三组乔老大娶邻村一个女人,婚后夫妻性格不投感情不和吵吵闹闹十几年,在大儿子十五岁小儿子十二岁时终于解脱离婚分手各奔东西。

离婚后两个儿子归男方抚养,磕磕绊绊几年男方又续娶一少妇,后娘对两个儿子百般挑剔刁难,男人只能委屈求全。

无独有偶,我们组里刚好有家独女户,女儿和那大儿子非常般配,两人相亲相爱招亲上门成婚,二位父母对女婿更是爱护有加如同已出。

回头再说离婚的女人四处颠簸,最后在镇上买了个房子和一个邻镇的男人姘居。半路夫妻心不投,各有各的鬼主意,暂时相安无事,时间长了终于暴发。好女斗不过歹男,男人用菜刀把女人砍的当场命丧黄泉,男人自杀未遂报警求助。

女人尸体经过解剖化验要埋葬,找前夫前夫不管,找娘家六个兄弟姐妹更没人管,尸体停在停尸房半月没人问津。无奈之下公安局找到刚招亲在外的大儿子,大儿子初为人子就和岳父母商量怎么办。岳父母开明通情达理,让女婿先找亲父亲和舅舅家人,如果他们都不管咱们再管。

母亲停尸在外边,大儿子委屈只能找亲爸爸,后娘脸一丢亲爸不敢管。大儿子只能厚着脸皮到舅家,几个舅舅姨姨都欠他母亲钱,还以为是要钱来了,要钱不给你你还得给你母亲的后事办风光,要不饶不了你。

大儿子东奔西走两天无结果,只能抱头痛哭自己无能。新媳妇心疼丈夫,岳父母更心疼女婿,为了不让女婿受委屈,岳父母出钱出力,媳妇儿披麻戴孝也要把他妈妈入土为安。

在刚刚把他母亲埋葬好后,几个舅舅又来闹事,大骂两个儿子不孝,没本事把母亲埋葬好。这一下

儿媳妇不干了,指责娘家人有什么脸来说人,几个舅舅恼羞成怒大打出手,两拨几十号人一刹时只见天昏地暗,刀光剑影血流成河。只吓得我这老先生爬在地上躲不及。

猛听得一声妈呀的惨叫,只见两个儿子爬在母亲坟上痛哭,直哭得天地动容铁人落泪,这里面的委屈谁知道呀。一刹时打斗停了,娘家人都站在那呆若木鸡,最后都像那丧家之犬似的夹着尾巴悄悄溜去。

唉,每当我想起这回事就流泪。父母不自制,只图意气用事,最终伤害的是孩子呀,这里面的委屈谁知道呀。

我是农民我在农村,我关心我们农民的美好生活。

转载请注明:杏盛注册- » 你们见过最触动人心的葬礼有多触动人心?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